解决方案
Solution picture
Radio Frequency components used in the Wi-Fi hotspot on the Fan Mile in Berlin

September saw the start of the pilot phase of a public gigabit Wi-Fi access point on the famous Fan Mile in Berlin, Germany. HUBER+SUHNER is providing Wi-Fi antennas and coaxial cables, thus playing its part in enabling users in the area to surf, chat and stream for free for 30 minutes.

联系方式
ANGA COM
ANGA COM

ANGA COM is Europe’s leading business platform for broadband operators and content providers.

4/6/2019 - 6/6/2019
中文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the website and our services.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if you navigate further on this page or close this banner. To find out more, see our data protection statement.
以下所示的环境绩效指标是针对HUBER+SUHNER所有具有重要生产活动的站点确定的。 这些国家包括巴西、中国、英国、印度、马来西亚、波兰、瑞士和突尼斯。德国由于其较高的销售额也被包括在内。每个站点被视为一个单元,其中包含能量和材料的进入(输入),排放和废物,以及废水的离开(输出)。这里只考虑那些可能对环境具有重要影响的、或被安排计划进行实施的大量使用的能源和材料流,而不考虑土地使用和基础设施(房地产、设备和车辆等),以及产品在客户层面的使用和处置的影响。
2018环境绩效指标
2018 年,能源和水的总消耗量与上一年相比仅略有增加,而废物量(回收利用率几乎保持不变)却比产量有大幅增长。原因在于瑞士 Herisau 工厂拆除了两栋旧建筑物,从而导致了这一急剧增长。但是温室气体排放却呈现了完全不同的情况。与上一年相比,HUBER+SUHNER 营业活动产生的温室气体总量比上一年增加了 10%,低于公司的自然净销售额增长。然而,这种温和增长仅仅是因为第 1+2 * (-26%) 类的温室气体的急剧减少导致的  。另一方面,第3 ** 类中引起的温室气体剧增 。这种增长的主要归因于用于制造低频电缆的塑料和铜的消耗量大幅增加以及运输量增加,特别是空运。
温室气体排放
这种差异的情况也反映在了 HUBER+SUHNER 在 2017 年基于科学的目标倡议 (SBTI) 的承诺下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中。HUBER+SUHNER 于 2018 年重回可以直接影响温室气体排放(第 1+2 类)的减排轨道,而在第 3 类中,2018 年的临时目标并未实现。
HUBER+SUHNER 主要在以下三个方面实现了回归减排的目标:
  • 2017 年,Pfäffikon 工厂的电子束交联设施发生技术故障后,释放了大量的六氟化硫  (SF6) 绝缘气体,而 2018 年采取的纠正措施导致释放出极少量的 SF6 进入空气。
  • Pfäffikon 工厂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资源(水电站)。
  • 通过安装热泵来产生热能,Pfäffikon 工厂节省了大量的燃油。

* 第 1 类排放来自公司内部的排放源,例如公司自己的供暖系统或车辆。 第 2 类排放由源自公司外部的能源产生所导致。 这些主要是来自能源服务部门的电力和热力。

** 第 3 类排放是由公司活动引起但不受其控制的排放,例如供应商或服务提供商的排放。

*** 六氟化硫是目前所知的最强大的温室气体 (一千克 SF6 相当于 22.8 吨 CO2)。